Governments must beware the lure of free money

虽然在2007-2009年金融海啸时,外界普遍认为全球政府并没有借此准备好面对新的经济型态。但是疫情带来的冲击,让各国政府开始以凯因斯经济学积极应对危机:扩大政府干涉市场的幅度、大规模的财政政策与举债,而且是史无前例的大规模介入。

在这样的趋势下带来4项特征:首先是政府借钱的比例愈来愈高,IMF预测已开发国家将利用17%的GDP筹措42兆美元用来减税、刺激经济。美国正在讨论更大规模的纾困案,而欧盟早就通过7500亿的欧洲纾困。再来是疯狂的印钞票,美国、英国、欧元区与日圆今年已经凭空创造了37兆美元。

这些钱多数都拿来买政府公债以刺激经济,将造成长期低利率与政府债务飙升。第3是中央干涉的幅度增加,美国联准会与财政部已经买了AT&T、苹果与可口可乐的债券,并将这些钱借给非营利的医院,他们总共持有美国公司11%的股票。

最后是现在的通膨率不高。这也给政府更多印钞票救经济的动机,无须担心政府公债压垮财政,配合目前的货币政策,政府印出来的钱看起来好像是免费的。但不要对此太过乐观,好像透过财政政策就可以解决问题,如果继续维持低通膨,印钞票将可能变成未来救经济的主流政策,但会让金融机构过于依赖政府。

许多潜在的金融问题,如影子银行、金融杠杆操作等,变成政府也要分担风险;扩大基础建设可以刺激经济、增加社福支出,但如果通膨率因为其他因素上扬,经济体便显得特别脆弱。市场上的钱愈来愈多,也会让政客可以有更多大撒币的机会,这反而让央行沦为政府的债务管理机构。

每个年代面对的挑战不同,1930年代要防止大衰退,70-80年代则是克服通货紧缩。现在的挑战是要防止政治过度干涉经济,其中包含授信科技巨擘财务防火墙的尺度、是否能让央行始终维持负利率、并带领消费者进入数位金融与行动支付的新经济型态,「天下并没有白吃的午餐和免费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