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liens among us: How viruses shape the world。

人类以为自己在大自然中是狩猎者,但无论是艾滋病、西班牙大流感,还是现在的新冠疫情,我们看来都是被病毒狩猎的猎物。 西班牙大流感的死亡人数超越一次大战,美洲原住民因为欧洲人带来的病毒灭国,病毒带给人类的影响远比我们想象中大。

小病毒创造了大世界-书迷号 shumihao.com
经济学人 The Economist – August 22, 2020 – shumihao.com 

病毒的数量多且变异性高,是天择机制中最戏剧性的存在。 病毒被认为是基因最好的承载者,它们除了自己的基因,其他营养都从宿主吸取,透过大量复制的手法将宿主吃干抹净。 研究显示平均1公升的海水中,至少有20万种病毒,数量多达1000亿个,每天可以杀死世界5分之1的单细胞生物。

作为好的承载者,病毒有时候反而跟宿主融合,让宿主的演化更加多元。 人类大约有8到25%的基因是从病毒身上获得的,像是生产胎盘素的基因原本就是某种病毒的基因主体。 从40亿年前生命初次诞生之际,病毒与生物的互动,结合天择持续至今。

我们现在虽然痛恨新冠肺炎,人类过去也因为使用疫苗,让天花几乎绝迹,但现在新冠肺炎的威胁,说不定也是人类测试自己基因的最好时机,无论是患者端或是疫苗端,对于病毒新的研究不断推陈出新,更积极研究诸如CRISPR等可以有效抗病毒的基因片段等,都是人类与病毒的持续战争。

大自然是非常残酷的,世界上不可能没有病毒的存在。 与其完全消灭病毒,不如探索它们的多样性,虽然它们带来了许多死亡,可同时也是潜藏在挑战中的机遇,人类更应该多研究病毒,这也可能让人类更了解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