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 the office finished? The fight over the future of the workplace。

人类过往习惯在办公室工作,但是新冠疫情使得在家工作的需求增加。 但各国在家工作的比例不尽相同,法国有84%的员工在疫情间仍重回办公室,但英国却只有不到40%回办公室。 企业对于在家工作的看法也有分歧,推特的执行长多西宣布员工可以永远在家工作,但网飞创办人哈斯廷斯却完全否定在家工作的价值。

会产生这些不安是因为不确定疫苗什么时候可以量产,但是疫苗以外的,则是人类工作型态的再次转变,疫情的延续也让人类将会面临一场长期的科技与社会实验,虽然新科技得以发展,但旧的公司文化、政府与法律正受到挑战,白领工作者可能不再坐回传统的办公桌。

过去的工业革命,人类因为要一起学习新机器如何使用,因此需要设立办公室,而城市为了让人们更方便上班,建立了大众运输,但这套系统并不完美,许多人抱怨通勤浪费时间、太累,也有人认为办公室太吵,难以专心工作。 如果是双薪家庭,夫妻要上班,照顾小孩的负担将更加严峻。

在新冠疫情前,弹性工时的公司收益仅占世界5%、美国仅有3%劳动人口在家工作,但在疫情影响下,Zoom、Google Meet、Cisco Webex等远距软件目前已累积3亿用户,在家不只可以工作,连银行开户都可进行,无须临柜确认身分。

但这样的工作模式会在疫苗出现后持续吗? 以疫情受控的德国为例,74%的人口回到办公室上班,但只剩1半的人每天要到公司,这恐导致哈斯廷斯担心的,公司阶级模糊、团队精神消失等问题,但其实利用视讯软件以游戏化的方式让员工更自发互动,或是规定员工仍要抽出时间见面,还是可以培养团队合作的能力。

在家工作的比例不断上升下,政府应做的2件事是:重新盘点劳动法规、进行城市再规划。 在家工作的薪水要怎么算? 资方可以远程监控员工在家工作吗? 如果劳工在家工作受伤的责任归谁?

最后,在家工作会将都市许多空间释出,这些空间应该增加有更多元的应用,如社会住宅或休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