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ing from the Future

「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我们该如何制定战略?」这是各国领导者现今最迫切的问题。在全球疫情大流行之下,未来的不确定性无所不包,应对未来从没像现在这么紧迫。现在的决定可能影响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许多领导人寻求在短期更能预测不确定性的应对机制,好将现今的作为与未来的成果相连。

最佳策略是什么?不是要去预测未来,而是让人们能以创造性的方式想像出多种未来,从而增强感知、塑造并适应未来几年发生的事情的能力。战略性的远见并不能帮助人们弄清楚未来的全貌,但却可以帮助人们梳理清楚该如何思考。

战略性远见最简易的操作是情境规划,首先是确认影响未来市场和运营条件的驱力,研究这些驱力会如何交互作用,想像各种合理的未来,从这些想像的未来基础上,修改目前的思维模式,然后使用这些新模式来设计新战略,从而做好准备。

但经验导致了局限性,人们未必能将现在的事物与过去的经历做出比较,当现况无法与过去相提并论时,很难设想未来会如何发展。经济学家弗兰克·奈特指出,
关键是判断力,尽管缺乏参考点,但具有良好判断力的管理者可以成功地走出迷宫。

传统观点认为,良好的判断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经验,但奈特的观点是,不确定性以新颖性为特征,新颖的事物缺乏先例,回顾过去毫无意义,必须寻求其他的判断方向。许多成功战略家采用的是「模拟体验」,例如透过战​​争游戏来模拟战果。

人们习惯将时间视为线性单向流动,但是战略性远见会总结当前趋势,模拟未来许多年的发展,研究未来世界如何实现的故事,然后回头制定稳健的因应策略。在此模式中,时间在自己周围往复盘旋,现在和未来是不断发展反馈的循环。

战略性远见(感知、塑造并适应未来的能力)需要迭代探索,只有透过将想像力的过程制度化,组织才能在当下和未来间建立持续调整的成功模式,迎战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