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与白俄民众纷抗议领导者

Russians and Belarusians are tired of backwards-looking autocrats。

俄国与白俄的领导者从来没这么惊恐过,现在国内抗议的场景就像1989年、冷战结束前夕的革命潮,愈来愈多民众无法忍受专制政权的谎言,普京、卢卡申科过往拢络民众的守法逐渐失效,面对抗议,他们只好使用过时的警棍与毒药解决,在经济衰退下2国领导人都面临统治正当性不足的危机。

俄国与白俄民众纷抗议领导者-书迷号 shumihao.com
经济学人 The Economist Audio Edition – 29 August 2020 – shumihao.com

普京、卢卡申科都是在苏联倒台的过程中取得权力,卢卡申科维持过去苏联式的发展,而普京很幸运地碰到油价飞涨的年代,两人在统治的过程中都透过媒体巩固地位、塑造英雄形象,但是都未让自己的政府进行真正的改革,因此当新冠肺炎来袭、油价下跌时,面对问题也显得束手无策。

白俄罗斯的经济仍在出口石油产物与附加产品的单一经济体系,俄国虽然没有白俄那么单一产品出口导向,但今年来的油价大跌也让俄国民众从天堂中惊醒,这也让俄国只能重施国族主义的故技。 2位强人也尚未找到适合的继承者,以致他们延续权力的方式,却让国内的民众对他们的厌烦感再度提升。

而俄国这个国内外都充满假消息的地方,却出现了反对派领袖纳瓦尼中毒的案件,也让俄国境内出现久违的大规模抗议。 卢卡申科虽然以镇压的老手段面对白俄罗斯近日选举争议引发的抗议,但他也要随时担心军队不再效忠他;普京因为白俄殷鉴不远,目前不敢大动作镇压抗议者,但未来也会面临类似的难题。

西方国家也开始更关注人权了。 德国提供纳瓦尼治疗,欧盟与美国也不承认卢卡申科获胜的选举结果,他们也警告如果俄国敢在白俄罗斯动武,就会面临严重制裁,即使普京与卢卡申科不受道德、外交惯例与法律规范,但如果有任何跨越国际社会红线的动作,势必会付出严重的代价。

或许这类型专制国家可以维持一段时间,除了他们以外也不是没有国家以重返过去荣耀的借口施政,民众刚开始可能会买单,但当更多群众开始上街抗议、对政权感到厌烦时,就是强人该害怕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