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 the pandemic recedes, let migrants move again

各国因为疫情将边界关闭,这也让全球化的各国付出极高的代价,许多航班取消无法出差、工作,银行家与观光客不再飞往各国,而外国人也无法回国,因此产生许多犯罪问题。在疫情蔓延的当下,开放边境的议题被抛诸脑后,不用说观光,连移民都无法入境,但真的应该这样吗?

即使之后疫苗研发出来,各国仍难轻易开放移民,因为他们常被联想成带着疾病、犯罪而来,而且还抢走本地人的工作。川普在今年大选狂打中国牌、南非在与辛巴威接壤的边境增设围篱,都是政府因应疫情产生庞大的排外情绪、国族主义下,让移民成了被彻底针对的箭靶。

其实移民的好处其实很多,他们可以带来更多元的职业型态,可以填补国内劳力的缺口、提升劳动市场效率,还可以针对各地产业需求不同,开放本国需要的移民类型。可是从美国,到马来西亚、南非,甚至是马尔地夫,大家都很惧怕移民的到来,甚至透过政策限制当地移民的发展。

但也有已开发国家的统计数据显示出移民的好,澳洲有53%的医生是移民、美国有29%,因为疫情的缘故,医护人员变成本地人避之唯恐不及的产业,移民从业的比例也开始增加。除了分担本地人不愿意做的工作,移民也可以促进产业发展,美国有40%的医药科学家是移民,科技公司有1半是移民所创。

同样是开放,观光客、短期商务旅游还要烦恼隔离14天的问题,但是移民就无须担心。日本已逐渐开放训练有素的外籍「职人」入境,英国则希望从香港接收技术性移民,如果疫情逐渐减缓的前提下,除了开放观光入境,开放移民更是对国家发展有帮助的选项,不能因为疫情因素而抹煞之。